盛博股票学习网为您提供A股家族企业涌现接班潮:二代行吗?.内容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,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无关.

A股家族企业涌现接班潮:二代行吗?

时间:2014-11-26 08:03 出处:网络整理
【盛博股票学习网注】对占A股公司数量三成的家族上市公司来说,开疆拓土的第一代创始人正在慢慢老去;为公司选择和培养继承者,已刻不容缓。据了解,接班人正式上任后,往往会按自己的想法,对父辈原有的制度和理念“改弦更张”。此前,一份调查报告显示,有

【盛博股票学习网注】对占A股公司数量三成的家族上市公司来说,开疆拓土的第一代创始人正在慢慢老去;为公司选择和培养继承者,已刻不容缓。据了解,接班人正式上任后,往往会按自己的想法,对父辈原有的制度和理念“改弦更张”。此前,一份调查报告显示,有49%的民营企业二代不赞同父辈的经营理念。

A股家族企业涌现接班潮:二代行吗?


据新京报报道,今年来的两起事件,引发了外界对上市公司接班人这个群体的关注。

一是今年5月,海翔药业原董事长罗煜?被传涉赌卖掉公司;其二则是27岁的闰土股份的阮静波,成为A股最年轻的董事长。

对占A股公司数量三成的家族上市公司来说,开疆拓土的第一代创始人正在慢慢老去;为公司选择和培养继承者,已刻不容缓。

最近几年来,A股上市公司的交接班,渐趋高潮。据统计,截至今年,70多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职位,由父辈传递给了第二代,甚至是第三代。

“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。”那些继承衣钵的“二代”们,多数须按照父辈设定的路径,或出国接受教育,或在公司基层轮岗。

繁长的历练,是为了防止“失败接班”的出现。一旦上市公司所托非人,就可能意味着整个家族多年打拼所积累的财富面临风险。

A股上市公司掌门人的交接班大幕还未谢下,成功能否传承,“富不过三代”的尴尬能否避免,也成了众多投资者关心的话题。

上市公司涌现接班潮

“谁能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?”大盘颜色年复一年地红绿转换间,那些曾经纵横捭阖的上市公司“掌门人”们,也在慢慢老去。

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,A股市场上已有37位董事长年过七旬。其中,神开股份董事长顾正最为年长,今年已是79岁。他身后的高龄“小伙伴”,还有78岁的南大光电董事长孙祥祯、77岁的太阳电缆董事长李云孝,以及76岁的力帆股份董事长尹明善。

挤入这份“高龄榜单”的最新面孔,是75岁的东方通科技股份董事长张齐春。今年1月,她控股的东方通成功登陆创业板。这位被员工称作“老太太”的董事长,深度参与了公司上市前的路演。

有投资者要求她进行自我评价,75岁的张齐春说,她“有理想、有信念、有追求”,同时“充满激情”。顾正亦在当年的路演中说,他的经历,证明了“人在60岁以后,还可以继续为社会做贡献”。

民营企业发展崛起的历史至今不足37年,所以这些高龄董事长存在着共同点——创业较晚。以力帆股份的尹明善为例,他在1992年创立力帆时,已是54岁;在58岁这个接近退休的年龄,顾正创立了神开股份。

而在公司上市后,这些高龄董事长们的身体和精力状况,都成了投资者们或关注或担忧的问题。

部分高龄董事长依然亲力亲为,“坚守在工作第一线”。11月19日,76岁的尹明善出席了力帆股份的临时股东大会。而11月5日,74岁的鲁泰A董事长刘石祯,还主持了公司“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”;两天后,他又参加了员工的成人宣誓大会。

一位上市公司董秘曾告诉记者,他所在公司董事长虽年事已高,但身体状况良好,“不再管理公司的具体业务,只负责把握公司的战略方向。”

岁月的列车载着一些“掌门人”驶向人生的夕阳阶段,公司的交接棒便成了不可避免的课题。

根据福布斯中文版提供的数字和新京报记者的统计,截至今年,A股近2500家上市公司中,有逾70家企业已经完成了“二代接班”。

从榜单分析看,A股第一例上市公司交接班,发生于2000年。时年39岁的徐冠巨,从父亲徐传化手中接过了传化集团的董事长职务。4年后,徐冠巨推动传化股份成功上市。

此后几年,陆续有兰州黄河的杨世江、三花股份的张亚波等人成功接班。而大规模的接班潮,出现于2007年之后,并呈现潮涌之势。#p#分页标题#e#

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,2007年,有隆基机械、帝龙新材等9家上市公司董事长的职位,被传给了第二代;而2011年,则有西王食品的王棣、南风股份的杨子善等11人,接过了“父辈的枪”。

最新的一起接班,发生在今年10月。1987年出生的阮静波,被董事会选为新任董事长。此前一个月,她的父亲阮加根坠楼自杀,据报道,阮加根生前有抑郁倾向。

由此,27岁的阮静波也成为现在两市最年轻的董事长。不过,按照接班当年的年龄看,A股上市公司迎来过最为年幼的主人,是创兴资源的陈冠全和北生药业的何京云。两人在25岁时,就接替了父辈的董事长职务。

至于接班时最年长的一位,则非赛象科技的张建浩莫属。2012年,他取代父亲张芝泉的董事长职务时,已经52岁了。

绝大多数的“二代接班”,发生在父子或父女之间,但也有几个例外。比如,双环传动现任董事长吴长鸿和兴民钢圈现任董事长高赫男,均是公司原董事长或实际控制人的女婿。

2011年,万昌科技的新任董事长于秀媛,是原董事长高庆昌的儿媳。而双良节能的缪志强、科华恒盛的陈成辉,则与各自公司原董事长为叔侄关系。

净资产收益率不相上下,二代未完胜

接班二代执掌上市公司后的成绩如何,不同的机构评价不一。

今年9月,福布斯中文网发布的《中国现代家族企业调查报告》显示,完成一二代接班的70多家上市公司,净利润增幅达到11.5%,遥遥领先于一代掌权时企业利润2.5%的增幅;主营业务收入增长方面,二代表现远超一代两倍有余;净资产收益率方面,两代人则不相上下。

2013年,福布斯中文网的调查则显示,二代接班的企业,在净利润复合增长率等一系列指标上,不及一代掌权时。

近期,《新财富》杂志的研究则显示,当二代担任董事长但并未成为实际控制人时,该类型家族企业的超额收益达到83.17%;当他们成为实际控制人之一时,超额收益下降至58.75%;当他们既成为董事长又是唯一实际控制人时,超额收益只有33.9%。

“超额收益的下跌,说明了当二代彻底接手家族企业后,有更高的概率试验自己的经营风格、投资自己有兴趣的领域等,但市场对这一类别的评价,是不如有第一代保驾护航时期的。”《新财富》研究称。

■ 揭秘

接班人是如何炼成的

做事要学西方,做人要学东方;有的在基层历练十年

做事学西方,普遍学过西方经济学

据新京报记者梳理,70多位接班董事长的最低学历为大专。亚太股份的黄伟中、帝龙新材的姜飞雄,均是“大专学历在手”。二者现在的年龄分别是46岁和50岁。

而其他多位40岁或50岁的“二代董事长”,公开资料里均显示读过MBA或EMBA。以双良节能的缪志强为例,初始学历为中专的他,现在攻读上海社科院的工商管理硕士。

浙江龙盛的阮伟祥,算得上这个年龄段中的“秀才”。简历显示,现年49岁的阮伟祥,回归家族企业前,曾是复旦大学材料系的讲师。

而“80后”的接班人,大多有出国留学的经历,且所学专业以经济贸易和工商管理居多。如科达股份的刘锋杰,曾到英国曼彻斯特留学;而大湖股份的罗订坤,曾留学加拿大主修国际经济学。

浙江广厦前董事长楼忠福的话,或许可以解释二代热衷留学的原因。楼忠福曾说,他的孙子“都要送到海外去学习一段时间,做事要学西方,学西方经济学;做人要学东方,懂得人情世故。”

与其他“学业有成”的接班人不同,天银机电赵晓东在海外的学习经历,比较令人匪夷所思。招股书显示,1980年出生的赵晓东,只有高中学历。他曾前往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学习,但不知何故却没能毕业。

“知识就是力量”,这句话同样适用于这些接班人的公司治理实践。

美锦能源的姚锦龙曾称,他于2002年从美国留学归来后,随着企业上市计划的浮出,他开始在高层经营中建言献策,“这其中主要源于父辈们的信任,更重要的是之前相关理论的实战的积累。”#p#分页标题#e#

金城医药的赵叶青在接班前,也曾经到加拿大攻读了MBA。赵叶青曾说,结束MBA学业前,他专门给金城集团写了一份发展规划,“里面的许多东西后来都被借鉴”。

多经过基层锻炼

不可否认,有的接班人属于被“速成培养”。但大部分的“二代”,在登顶董事长之位前,经历了相当长时间的基层历练。

以隆基机械的张海燕为例,她在38岁时从父亲那里获得了董事长的职位。此前十多年间,她先后做过基层员工、记账员、财务科长、财务处长和执行副总。

而西王食品的王棣,“在西王食品是从一线工人起步的”。据报道,当时他“每天的工作就是清扫建筑垃圾、辅助拆卸或安装机械”。其后,王棣被派到香港拓展贸易业务、维护股价和融资。

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,父辈对接班人的轮岗,大多青睐销售、贸易以及财务部门。在一些科技企业,有的接班人还需要到研发中心呆上一段时间。

多被扶上马、还送一程

即便接班人正式掌权上市公司后,部分父辈仍不会放心,而是选择“扶上马、送一程”。

这种做法的典型代表是新希望集团。去年,在将女儿刘畅推到上市公司董事长职位的同时,刘永好还保留了自己在董事会的董事职务,并仍然担任母公司的董事长。

对“扶上马、送一程”的做法,亦有老一辈持不同意见。“老是我扶他、教他,他什么时候能够成熟?”楼忠福在其子楼明接班伊始时说,“即使摔下来也不要扶,让他自己爬起来,不要怕他死。”

至于某些上市公司,职业经理人也在企业交接班中扮演过重要角色。2012年,天士力“少东家”闫凯境接任职业经理人李文的总经理职务,李文则升任副董事长,“闫凯境仍在李文的监督管理下工作”。

次年,李文宣布离职,“已经完成了历史任务,把健康优秀的上市公司接力棒交到了好伙伴闫凯(闫凯境)手中”。

■ 聚焦

家族企业交接班之三大困境

有的脆弱肩膀难撑局面;“继承者们”大搞创新与父辈经营理念相冲突;有的纠结于利益,“父子反目”

二代接班后是否有作为,直接关乎公司的生死。

海翔药业罗煜?的经历,被外界引用为“失败接班”的典型事例。今年5月,海翔药业发布公告称,罗煜?拟以3.8亿元的价格,卖出手中所持海翔药业全部股票。出售后,海翔药业的实际控制人易主。

此时,距离罗煜?接替父亲罗邦鹏的董事长职位,仅过去四年。

多家媒体报道称,罗煜?转手海翔药业股权,系在澳门赌博欠了赌债所致。除了海翔药业公司层面予以否认之外,罗煜?一直没有出面回应过。

仓促接班难胜任

按照父辈指示的路径,有的“继承者们”按图索骥般地拿到了接力棒。而过去几年间,也有部分接班人是在仓促间挑起上市公司的重担。

这类情况发生的前提,多是原董事长遭遇不测。2011年,公司上市仅3天后,万昌科技董事长高庆昌即跳楼自杀。随后,他的儿媳于秀媛继任董事长。

3

2012年,新朋股份董事长宋伯康,因心脏病突发去世。其后,他31岁的儿子宋琳,被公司推至董事长的位置上。今年10月,27岁阮静波的上任,也是由于其父阮加根的意外去世。

上述三人的上位,虽然没有征兆,但较为有利的一点是,三人此前均已进入上市公司工作,并且担任了较高级别的职务。

相比之下,何京云执掌北生药业前,对公司业务近乎陌生。2008年,父亲何玉良突然病逝后,尚在英国读书的何京云中止学业,回国继任董事长职务。

根据当时媒体的报道,时年25岁的何京云,在股东大会上,一直低头不说话,“有着不易察觉的胆怯”。“这个孩子比较内向。”有公司高层评价说。

而近年来,虽然仍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,但何京云极少公开露面。

两代经营理念冲突如何处理?

接班人正式上任后,往往会按自己的想法,对父辈原有的制度和理念“改弦更张”。此前,一份调查报告显示,有49%的民营企业二代不赞同父辈的经营理念。#p#分页标题#e#

公开报道称,2004年,33岁的金志峰开始掌舵江南嘉捷。他上任后进行的改革中包括“饮料售卖机摆进车间、乒乓球台桌摆进了员工办公区”。

“老一辈是希望每个员工工作时间比较长,把所有精力放到工作上,而我们年轻一代则希望劳逸结合。”金志峰曾经表示,他接班以后,废除了公司原来“上班时间不准听音乐、不准吃茶点”的规定。

大湖股份的罗订坤,29岁上任公司董事长后,便砍掉了父亲抱有感情的房地产和医药等业务,将公司主要精力扭转至“突出淡水鱼养殖等主业”。

即便在主业发展的思路上,罗订坤与其父亲亦有区别,“以往,公司的水产品低价卖给了鱼贩,与终端市场的渠道没有打通,利润较低”。而罗订坤接任后开始推行产、销、加工一体化。

今年5月,京山轻机原董事长孙友元之子李健,接任公司董事长。早在2005年,1981年出生的李健,就已担任总经理一职。公司曾对媒体表示,李健就任总经理时,打理着公司很多实际事务。

自2007年开始,李健治下的京山轻机,走上了背离固有制造主业的道路——开始热衷在二级市场炒股。公司的利润与炒股盈亏深度绑定。有统计显示,截至2011年底,京山轻机炒股累计赔掉了约3700万元。

“继承者们”大搞创新改革,与父辈之间偶尔爆发理念上的冲突不可避免。长江润发的郁霞秋曾对媒体说,接班以后有段时间,她不理解父亲,父亲也不理解她,“观念不一样,实际上是两代人的冲突”。

“大部分决策,父亲是认可的;父亲不同意的,就缓一缓。”郁霞秋琢磨出的经验是,有些改革不能操之过急,“循序渐进,一步一步改”。

家族企业接班:利益平衡木如何走?

比理念冲突更严重的是,家族上市公司利益复杂,若有不慎便可能招致家庭内讧爆发。浙江龙盛的“父子反目”,即是证明。

2007年,原董事长阮水龙选择次子阮伟祥“继位”,而非做了8年总经理的长子阮伟兴。一年后,阮伟兴宣布“因对经营存在较大分歧”,取消与父亲、弟弟的一致行动人关系。

有报道称,彼时阮家“吵得不可开交”。另有报道称,阮伟兴甚至与父亲断绝了关系。

如果老董事长不止一个孩子,如何平衡各方利益,的确是一门学问。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,有的公司的做法是,儿子继位的同时,女儿可获得部分公司股权;几个儿子的话,则“共享公司”。

比如永贵电器,原董事长范永贵有两个儿子,最后长子范纪军接班董事长,次子范正军担任了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。三全食品也是采取了这种模式——长子陈南任董事长,次子陈希则任职总经理。

4
0

热门标签